• 产品中心
  • 产品目录
  • 新品推荐
  • 猪用重点产品
  • 禽用重点产品
  • 宠物重点用品
  • 牛羊重点产品
  • 技术服务
  • 小常识
  • 最新技术
  • 免疫程序
  • 视频
  • 下载中心
  • 化验室
  • 品牌代理
  • 客户服务
  • 在线订购
  • 业务分布图
  • 人才招聘
  • 用人理念
  • 招聘信息
  • 合作伙伴招聘
  • 联系我们
  • 显微镜精品实操培训

      您的位置: 首页>技术服务>最新技术>

    犬莱姆病研究进展
    时间:2018-03-03 编辑: 点击: 正在读取
    1. 犬莱姆病病原—疏螺旋体 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大约有18种莱姆病螺旋体的报道(Borrelia burgdorferi sensu lato complex)。所有莱姆病均需以蜱作为媒介传播至爬行动物、鸟类或哺乳动物等宿主。在西欧和中欧,主要的媒介,蓖子硬蜱(lxodes ricin...

    1. 犬莱姆病病原—疏螺旋体

    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大约有18种莱姆病螺旋体的报道(Borrelia burgdorferi sensu lato complex)。所有莱姆病均需以蜱作为媒介传播至爬行动物、鸟类或哺乳动物等宿主。在西欧和中欧,主要的媒介,蓖子硬蜱(lxodes ricinus),传播了4种已知是人类主要病原体的疏螺旋体属。这些分别是狭义伯氏疏螺旋体(Borrelia burgdorferi sensu stricto)、伽氏疏螺旋体(Borrelia garinii)、Borrelia bavariensis和埃氏疏螺旋体(Borrelia afzelii),也认为它们有可能对犬科动物有致病性。已知自然界中的多种野生哺乳动物和鸟类维持着感染循环。林鼠(林姬鼠)和土堤地鼠(堤岸田鼠)很可能是西欧传播广义伯氏疏螺旋体的哺乳动物中最重要的啮齿类动物贮存宿主。白足鼠(鹿鼠)是美国东部主要的小型啮齿类动物贮存宿主。不同的疏螺旋体基因型有相应的首选贮存宿主,显示与对这些宿主的血清补体的特定抗性有关。因此,包括鸣禽鸟(如鸫类和黑鸟)在内的鸟类是伽氏疏螺旋体和Borrelia valaisiana(一种非致病菌属)的贮存宿主。啮齿类动物可成为狭义伯氏疏螺旋体、埃氏疏螺旋体和B. bavariensis的贮存宿主。另一种罕见的致病菌属Borrelia apielmanii有时将可食用的睡鼠[睡鼠(Glis glis)]和园林睡鼠(Eliomys qeurcinus)作为贮存宿主。同样地,在欧洲,广义复杂性伯氏疏螺旋体的地方性周期涉及到不同的宿主物种,而传播是通过单一媒介蓖子硬蜱来完成。更大的哺乳动物,如人类、犬类和狍,是成年蜱的末期宿主,因其无法作为贮存宿主或无法将蜱及其螺旋体传播回森林生态系统。尽管如此,人类和犬类可能会因有时长期存在的感染而患病。

    疏螺旋体属于含有9个属的螺旋体目,其中钩端螺旋体属及密螺旋体属(梅毒)最广为人知。疏螺旋体与所有螺旋体一样,是一种细长(0.2-0.5 mm × 8-30 mm)螺旋状的微生物。鞭毛沿原生质圆柱体伸向两端,引起起伏的运动,在媒介和宿主的组织中产生迁移运动。鞭毛处于包络了整个菌体并可定位抗原外膜表面蛋白(Osp’s)的外表面膜内侧。可根据在感染过程中有独立功能的OspA和OspC抗原对该细菌进行分型。改变外膜表达的称为“OspA/OspC转换”对于脊椎动物宿主的感染是强制性的。螺旋体在蜱的肠内第一次接触血液时OspA的表达下调。由此引起螺旋体转变至OspC表达,使其能运动至肠外并感染唾液腺。此过程发生于叮咬的前24小时至48小时内,因此延迟了脊椎动物的感染。“莱姆病螺旋体”通过硬蜱(硬蜱科)进行传播。欧洲的4种菌属,狭义伯氏疏螺旋体、伽氏疏螺旋体、Borrelia bavariensis和埃氏疏螺旋体,主要通过媒介蓖子硬蜱进行传播,对人类有临床重要性。在美国,狭义伯氏疏螺旋体是唯一存在的致病菌属,主要分布在通过肩突硬蜱(Ixodes scapularis)传播的美国东北部和中西部以及通过太平洋硬蜱(I.pacificus)传播的西北部。在美国,存在表明狭义伯氏疏螺旋体在犬类中引起疾病的实验证据。在亚洲,全沟硬蜱(Ixodes persulcatus)是传播伽氏疏螺旋体和埃氏疏螺旋体的主要媒介。在日本,这两种疏螺旋体中仅伽氏螺旋体已显示出在犬类中的感染和致病性。在欧洲,已在犬类中检测出狭义伯氏疏螺旋体、伽氏疏螺旋体、B.valaisiana和埃氏疏螺旋体。

    蓖子硬蜱的三阶段生命周期使其能在各个发育阶段先后侵染更大的宿主。幼虫,用肉眼几乎看不见,主要寄生于小型啮齿动物和鸟类,随后可能在吸血时受到疏螺旋体感染。三天后幼虫脱落,其需要一个月(蜕皮过程)发育至若虫阶段,从而维持感染。为了继续吸血,若虫可能再次侵染啮齿类动物或鸟类,从而将其感染传播至这些动物。通过这种方式,啮齿类动物种群在春季和夏季感染率升高。因此,在该森林循环中,若虫阶段对于维持宿主感染率至关重要。但是,大多数若虫寄生于中型哺乳动物和鸟类,如刺猬、松鼠、艾鼬、鸫类和雉以及可能如鸟类大小的动物。这些动物也可作为贮存宿主,且当其被成年蜱侵染时,会将感染传播至最后阶段。这些成年蜱具有侵染能力,从而可侵染人类、犬类和大型有蹄类哺乳动物。蜱可能在一个阶段侵染啮齿类动物,而在另一个阶段侵染鸟类,这会导致特定循环混杂,结果是蜱可能含有一种以上菌属。已证明了在人类和犬科动物宿主中的合并感染。尚未知的是,这是二次感染的蜱叮咬的结果?还是更可能为蜱先后叮咬的不同物种之间感染传播的结果?

    在欧洲,10%至20%(局部高达40%或以上)的猎食蜱含有疏螺旋体DNA。其中70%以上的受感染蜱可能含有大多数研究中最为普遍的埃氏疏螺旋体。但是,另一方面,大多数有症状的犬类受到狭义伯氏疏螺旋体和伽氏疏螺旋体的感染,这意味着不同菌属在犬科宿主方面的传染性和侵染性中具有差异。不同疏螺旋体菌属的合并感染可能在人类和犬类疾病的发病机制中发挥作用,并有待进行全面研究。对一般会增加疾病症状严重程度或甚至引发疏螺旋体病的其他蜱传菌(如无形体、巴尔通体、巴贝斯虫、埃利希体)的合并感染给予了更多关注。但是,更有可能的是,宿主的基因配置是发生疾病的主要因素。不同犬种对感染的易感性似乎不同,在国际性研究中,大部分血清学阳性、高滴度和疾病发生的流行发现于伯恩山犬和金毛猎犬。另一方面,猎犬似乎不易受感染。

    2. 流行病学与感染率

    1974年,在认识到学龄儿童出现蜱叮咬引起的少关节炎后发现了莱姆病。直到1982年W.Burgdorfer才将发病原因描述为“Dammeni蜱螺旋体”。据认为,与人类类似,据传因大量蜱侵染引起高感染率的犬类也可能会出现关节疾病。确实,在马萨诸塞州,Lissman(1974年)的首次报告描述了一只出现发热和多关节炎并从血液中培养出螺旋体的3岁杜宾犬。认为这些是“Dammeni蜱螺旋体”。不幸的是,丢失了该培养物,因为它是两例成功的有症状(发热和关节炎)的自然感染的犬的分离之一。抗该特定螺旋体的抗体滴度较高。用氨苄西林500mg每日三次治疗该犬。在康涅狄格州,Kornblatt、Urband和Steere(1985年)描述了34只关节肿胀的犬,其中大部分出现发热。这些犬的抗疏螺旋体滴度均极高,在这方面与对照组的健康犬不同。采用免疫荧光法检测出这些犬的关节中的螺旋体。但是,无法通过培养将其从这些犬中分离。很明显,甚至在改良培养基中的培养也是一个低产出的方法。作者陈述道,这些犬在数次蜱季节后出现关节炎,且抗体滴度在症状出现前升高。也提及到“血清学检测可帮助支持诊断,但必须谨慎中断,因为不明显的感染频率较高”。

    症状方面涉及的内脏为肾脏和心脏。Grauer(JAVMA,1988年)在一只滴度极高的4岁拉布拉多犬的尿液中进行了分离,这是第二例(共两例)成功的有症状非实验室感染分离株。肾脏组织病理学结果包括严重、慢性、弥漫性、膜增生性肾小球肾炎(MPGN)和中度慢性、多发性、间质性肾炎。通过免疫荧光法在肾组织中识别出伯氏疏螺旋体微生物。Magnarelli(JAVMA,1995年)也使用相同方法在5只有MPGN史的犬(研究167只犬中)的肾脏中检测出微生物。这些犬的滴度也极高。随后(Dambach,2000年)证明了此“莱姆肾炎”伴MPGN有致死性,且不管肾脏中是否存在细菌,这是由疏螺旋体引起的免疫介导的过程所致。相比之下,德国Bauerfeund(1998年)在32只大部分患膀胱炎的犬(在153只犬中)的尿液中检测出疏螺旋体DNA,这或多或少是意外发现。仅充分描述了一例来自康涅狄格州中的一只滴度极高(Levy和Duray,1988年)并在心肌中识别出退化的螺旋体的11岁德国牧羊犬的心脏炎病例。在实验和自然感染的病例中,常在心脏组织中检测出疏螺旋体DNA(见进一步信息)。血液不是检测DNA或整个螺旋体的理想目标。在实验感染中,螺旋体血症仅发生于感染后几周内的一小段时间中。Speck、Reiner和Wittenbrinck(2001年)能从一只神经系统受影响的13岁犬的血液(68份样本中)中培养出埃氏疏螺旋体并储存在基因库中,这是第一例在欧洲犬中的成功分离株。在美国,Burgess(1986年)更加成功的从血液中进行分离;其在威斯康星州区域内的108只显著健康的流浪犬中成功分离了8次。在英国,Shaw等人(2005年)在5/120只疑似患疏螺旋体病的犬血液中检测出DNA。肝脏可能是检测DNA的较佳靶器官,因其有从血液中清除细菌的功能;Hovius(1998年、2000年)可证明有可疑症状的犬和无症状且明显健康的犬肝组织中存在有重大统计学差异的DNA(分别为9/15只和9/43只)。在肝组织中检测出4种疏螺旋体菌属,且值得注意的是,伽氏疏螺旋体最盛行(75%)。该频率与在植被上蜱种群中最流行的埃氏疏螺旋体形成对比(约70%)。器官样本中的狭义伯氏疏螺旋体比在植被蜱中的更常见。患犬与蜱之间的分布差异表明犬类中的选择性传播。

    与人类相似,据认为,犬类中的抗体应答将相当可观,同样地,当地犬种群的流行可能会界定该区域中人类莱姆病的风险;“作为哨兵的犬”。Lindemayer(1991年)专注于遍及美国马萨诸塞州的高度流行状态的当地兽医实践发表的犬类血清学。犬类中的高血清患病率显示了一个比正相关的人类中发生率更敏感的指标。血清学阳性(全细胞酶联免疫反应,whole cell ELISA)的犬百分比在第一年为8%,第二年升至12%,第三年升至18%;第四年升至28%,随后稳定在23%左右。一项在欧洲(荷兰)同时进行的前瞻性研究中,Hovius等人通过证明每年全细胞酶联免疫反应滴度的波动而得出相似的结果。在前3年的年龄段中平均滴度在每个低风险季节(欧洲的冬季)降至截止点以下,在下一季节,春季,再次升高。在第4年中,整一年平均滴度保持在截止点以上,这表明自那个年龄(为第4个蜱侵染和推测感染的季节)起,抗体趋于存留在犬中。同时通过检测抗疏螺旋体鞭毛抗原的特异性表位应答,证实了每年再感染发生于前4年的每个蜱季节。

    Magnarelli和Levy在康涅狄格州研究中明确证明了抗体持续存在。但是,无法将作为疏螺旋体病疑似体征的发热或肢体关节疾病与持续存在的抗体联系起来。在约1年而非更长的时间里明确显示了抗体的持续存在。几乎所有具有蜱叮咬史的犬(80%)出现了抗体,而健康犬的研究显示,根据地区的不同,血清阳性率在66%至90%不等。他们得出结论:“许多抗伯氏疏螺旋体抗体的犬在几个月中无疾病临床体征”。在其他研究中发现的年龄效应仅存于在2岁和3岁时滴度高的公犬中。在高风险季节中抗体水平也高。从这些流行病学研究中可得出4个结论:

    1. 所有被蜱侵染的犬均受到感染;

    2. 每年均发生再感染;

    3. 在3至4岁时滴度达到稳定;

    4. 许多证实有抗原的临床犬的滴度极高,且可能在第3年或第4年升高(见临床和诊断)

    总结一下,第1年后,抗体趋于以中等水平存留于犬中。如果这些抗体具有保护性,则表明一定年龄后停止了再感染。另一方面,临床病例显示了极高滴度,这在一些病例中也持续在高水平上。(亦见临床中的抗体特征和诊断)。但是,不是所有高滴度都为临床病例。

    通过解释检测工作背景方面的数据进行了上述分析以及得出上述结论。对于兽医实践,这意味着,考虑到提供数据的实验室,需要熟知低、中、高滴度。因此,已逐渐给出了关于检测结果解释(“高滴度与症状之间的联系”)的定量方法建议。

    随着C6-肽检测的进展,检测数据解释中的一些问题得到了解决。该检测通过类似系统(vlsE)的可变膜蛋白表达测定了对抗IR6保守性抗原的血清学反应。该基因家族具有6个可引出反复抗原转换从而逃避免疫系统的可变区。因此,认为表达及其导致的血清学中阳性C6检测应解释为持续存在的活动性感染迹象及其所致持续存在的疏螺旋体。该检测作为一种简单的室内快照检测,易于进行,且合并了一种其他媒介传感染,如嗜吞噬细胞无形体。

    数项康涅狄格州的兽医实践中的具有该检测的首次调查(Levy,2002年)显示范围介于41至73%的高患病率结果,这在预期外。值得注意的是,在生命早期受到感染前接种疫苗的犬患病率仅为5%。很明显,接种疫苗不会引出抗C6抗体,而会引起对抗持续存在的活动性感染的保护效应。如证实了关于犬中该抗原的实验工作结果的后者结论所预计,抗生素可减少抗体,从而减少C6的滴度。但是,剩余的滴度继续存在,其支持无定量测定的室内C6快照检测的阳性结果(Levy,2008年)。一项在德国入选了超过5000只犬的具有C6检测的研究,在地区之间剧烈变化且总应答率约为9.7(Krupka等人,2007年)。如果按照初始转诊对这些犬进行分类,则无症状犬的数据为7.7%,疑似有疏螺旋体病症状的犬的数据为11.8%。这表明,4.1%的可疑犬在C6-肽快照检测中的应答率远少于美国犬。怀疑的理由不充分或欧洲感染犬的疏螺旋体菌属的传播导致应答率与美国不同。已证实了后者观点(Krupka等人,2009年);在受到几株不同欧洲菌属感染的小鼠模型中,埃氏疏螺旋体未引出交叉特异性抗C6-肽应答。

    3. 发病机制和免疫学

    疏螺旋体有许多在感染过程起作用的特异性蛋白。例如,VsIE蛋白(类似蛋白的可变系统)及其现已知显示出多样化的菌属间的保守性可变区(见上文)。VsIE基因家族存在于连续改变引起反复抗原转换且凭此逃避免疫系统的表达的基因盒。在实验感染的年幼犬中,该蛋白可导致持续存在的感染,若不经抗生素治疗,该感染可能会持续存在数年。如果这些犬经抗生素治疗,抗该蛋白的抗体会减少,此证明细菌已根除的结论。因此,在自然感染且经过抗生素治疗的犬中,抗VsIE抗体的减少视为成功根除的指标。长达一个月的高剂量抗生素在一年内并非始终导致该抗体减少。有时剩余的反应会导致非可量化的室内快照检测中连续阳性应答。因此,可能会错误地解释出螺旋体在完善的抗生素治疗后持续存在。不幸的是,在欧洲,由于感染螺旋体的多样性,很可能不是所有感染都会引出应答(在此段落)。也很有可能细菌使用其他免疫逃避方法且感染细菌本身的异质性组足够多样化而能引起暂时性感染或持续性感染。特别是欧洲,可想象超过一种致病途径可导致感染。鞭毛构建材料,41kDa鞭毛蛋白,具有高度免疫原性,完整的蛋白质可通过带菌鞭毛引出交叉反应。但是,鞭毛分子的可变中心结构域在疏螺旋体属中具有保守性,使其可用于检测特异性抗体。人类和动物中的细胞膜的39kDa蛋白具有高度免疫原性,也具有极高的特异性。抗p41和p39蛋白抗体是自然感染的属特异性标志。它们不是疾病的标志,仅为感染的标志,并可用于区分接种菌苗的仅有强OspA和OspB反应的犬中抗体应答情况。可变抗原免疫原性外膜蛋白(Osp)A至F均编码在质粒上。31至34kDa分子量的OspA分型产生了3个与3种对人类有致病性菌属的相应菌群。OspC的分子量为20至24kDa,其分型超过20种,适应OspA型中的菌群,从而在其中细分。对于人类,多种OspC型中仅有一部分具有毒性,即它们可确定从初始皮肤感染至更深组织(人类感染的第二阶段)的传播。因此,在早期感染中易检测出OspC抗体,而对于OspA抗体,仅能在疾病后期阶段观察到产生OspA抗体。OspC为脊椎动物宿主的感染所必须,且当螺旋体随着蜱唾液注射进宿主体内时,OspC会在感染过程中上调。OspA、OspB和OspC可发挥出灭菌活性,但是,很明显无法一直从感染宿主体内清除螺旋体。蜱唾液中的“Salp15”蛋白与OspC结合,可能使免疫系统在初次识别中无法发现该蛋白,从而导致感染。例如,在血清中含有抗伽氏疏螺旋体且具有灭菌作用的OspC抗体的犬中,在其肝组织中检测出伽氏疏螺旋体特异性DNA(Hovius,2000年)。在引出通过杀灭蜱肠道内同源株而防止人类和动物受到感染的抗OspA抗体疫苗接种中发挥出了灭菌作用。在一些存在OspA抗体的病例中,发病后可能会在恢复期血清中以相同方式发挥保护作用。例如,来自方框2b的病例在年龄较大时具有对抗再感染和血清中OspA抗体的保护作用。

    据显示(Hovius,1998年;2000年),在欧洲,不同的疏螺旋体菌属均能感染犬类。这表明犬类的感染与发生在美国的感染具有差异,而疾病的发病机制可能也不同。通过使用西方的印迹抗体检测技术;结果提示,在欧洲,不同的疏螺旋体菌属在引起临床疾病(高热以及其他不适体征,伴跛行或之后出现跛行)时,通过固定的组合表达出不同蛋白。在最可能是受到伯氏疏螺旋体菌属感染的犬中发现了抗伯氏疏螺旋体株B31蛋白同系物(OspB、p30和p28)的抗体。在肝组织有伽氏疏螺旋体菌属DNA的有症状犬中优先检测到抗伽氏疏螺旋体株A875蛋白(OspC以及p75、p58、p50和p17)的抗体。而对于抗埃氏疏螺旋体株pKo蛋白的抗体,其可对一系列蛋白产生反应;p56、p54、p45、p43、OspB、p31、p26和p17;特别是在血清中具有抗埃氏疏螺旋体的明显灭菌活性犬中。血清中具有抗伽氏疏螺旋体菌属的灭菌活性且具有优先存在于肝组织中的相同菌属DNA犬中抗伽氏疏螺旋体OspC反应很可能提示,在欧洲,伽氏疏螺旋体是感染犬类的第一菌属(Hovius,2000年)。但是,在其他组织中,特别是皮肤、滑膜和心脏,优先检测到狭义伯氏疏螺旋体,尽管这种菌属在蜱中很罕见。存在这种可能性,如小鼠模型所证明,合并感染伽氏疏螺旋体可促进狭义伯氏疏螺旋体的生长(Hovius,2006年)。

    一只蜱的螺旋体株不需克隆,其可能含有几种不同菌株,单一蜱叮咬引起的感染可能包含多种螺旋体。已提出假设,混合感染或欧洲合并感染一种菌属以上的犬类,较感染单一疏螺旋体株或菌属的犬在出现症状方面具有更大变化。此外,在欧洲以及北美,可能会发生合并感染无形体、巴贝虫和立克次氏体,其对免疫系统的影响可能会促进螺旋体的感染。免疫系统仅能引出菌株特异性蛋白,其引起的对抗混合再感染的免疫应答可能无效。疾病晚期中狭义伯氏疏螺旋体和伽氏疏螺旋体的同时持续存在,从而可能会形成接受多种菌株共同促进疾病发生这一假设的观点。特别地,在患有慢性疾病的伯恩山犬中,发现了持续存在的极高滴度和仅抗埃氏疏螺旋体的灭菌抗体应答。

    美国有关当地从植被抓获的蜱感染的实验(仅受到伯氏疏螺旋体株B31感染显示),感染后60天,皮肤中螺旋体的数量最多,抗体滴度升高,处于完全扩散中间。一段时间后,感染后60天和90天之间,出现第一次跛行发作,并复发2至3次。感染后4个月,在疾病消退时,抗体滴度达到最高水平。在那个时间点,螺旋体未被清除,但保持低水平,不过是可检测的水平,通过免疫系统可证实,持续存在的高滴度可反映出活性。在这些实验中进行了定量DNA检测,其显示在活动性感染期间,感染后4个月内,组织含有的螺旋体较持续无症状的感染期间多一千倍。

    根据结合实验室中的感染实验和自然感染的研究的总结,疾病的发生似乎有几种致病途径。宿主的基因组成很可能是几种主导这些途径的因素之一。犬的年龄、品种和一般健康状况确定一定的感染抗原载量是否由一种菌株,或者合并菌株导致消除、无症状或有症状的感染。

    4. 诊断与临床病理学

    4.1症状

    在康涅狄格州的兽医诊所对犬的显示明显跛行伴关节感染和不适(以及60%的病例中的发热)的疏螺旋体感染进行了描述(Kornblatt等人,1985年)。4天中跛行症状自发地持续存在,但是1/3的犬出现复发,通常还伴另一种关节受影响。将跛行描述为与人类莱姆病相似的迁移性、间断性、寡关节关节炎。在皮肤感染后,肌肉骨骼系统、淋巴结、筋膜、关节囊和关节本身受到沿着纤维组织的主动迁移的感染。在人类感染中,皮肤几乎无可见感染,且无易于认出的红斑。如果只有皮肤和骨骼肌肉系统受到感染,临床表现为轻度自限性跛行且在约一半的病例中仅复发一次。一段时间的全身不适症状发生于跛行发作之前或伴跛行发作,在此类病例中临床表现可能由于中度至高度发热、厌食和精神萎靡而更加明显。第一次的跛行发作的急性关节炎的诱因为化脓性多关节炎。随后,在跛行间歇性发作后,发生了亚临床慢性关节周围炎。在关节周围的纤维组织中,观察到动脉周围炎和血管周围的浸润性淋巴细胞套。在长达4个月的临床期中可达到此阶段,切疾病随着感染的遗留而持续存在。在此阶段,在实验感染狭义伯氏疏螺旋体的犬中皮肤、淋巴结、筋膜、骨骼肌肉、滑膜、腹膜和心包的结缔组织中持续培养疏螺旋体DNA。

    在与人类中一样,在一些犬中,临床表现可能会由于推测的螺旋体血症传播至内部器官而扩展,但是,这些临床表现出现的时间段较短,因此难以跟踪。在此阶段后,可能会在心脏、脑膜和CNF中检测出疏螺旋体DNA。曾描述过1例由于发热和40次/分的致死性逸搏心律引起的完全性心脏传导阻滞病例。在欧洲研究中,记载了自发持续存在的心脏受累轻度临床症状。一些研究描述了轻度神经系统体征,如行为变化或神经功能缺损。可能会在未脱髓鞘的神经元周围检测出组织学血管套病变。但是,未在犬中见到欧洲人类病例中发生由于伽氏疏螺旋体对神经系统的优先趋向性所致重度神经疏螺旋体病伴Bell氏麻痹和瘫痪。未在肝、脾、肾和脑的薄壁组织隔室中大量或持续检测出DNA。但是,在荷兰,在自然感染的有症状犬中,在其肝组织中持续检测到伽氏疏螺旋体DNA,这种DNA最可能是由Kupffer细胞清除。这些犬出现非特异性反应性肝炎伴淋巴浆细胞浸润。这些有症状的犬出现肝酶升高和肝肿大,提示可能是存在DNA于肝组织中优先检测到的伽氏疏螺旋体所致中度肝脏病理。相比之下,主要存在于皮肤和滑膜的狭义伯氏疏螺旋体所侵占的纤维组织中几乎不存在伽氏疏螺旋体DNA。

    在美国,一些疏螺旋体病的病例出现重度肾并伴蛋白尿、血尿和尿液中的圆柱状物。在这些犬中,越来越多的尿毒症导致死亡结局,主要涉及拉布拉多犬和金毛猎犬。这种“犬科莱姆肾炎”以免疫介导的膜增生性肾小球肾炎(MPGN)且淋巴浆细胞浸润和重度肾小管坏死的形式存在。在欧洲,具有相同临床进展并也有死亡结局的伯恩山犬显示出家族性肾小球疾病。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和欧洲,在肾组织中通过银染法仅极少发现螺旋体。MPGN并非是由间质组织中的螺旋体引起,而是由免疫所介导。

    4.2诊断

    出现全身不适症状和5种提及的器官系统(肌肉骨骼系统、心脏、肝、肾和神经系统)受累之一的期间的临床表现以可变的方式存在,且可能在时间上不连贯,使得不可能在单次会诊时仅根据临床体征作出最终诊断。但是,伴严重蜱侵染史且诱因不明的高热以及对受影响品种的看法(见下文),应避免出现将疏螺旋体病置于鉴别诊断列表中的认识,特别是当涉及跛行症状时。当跛行发作在出现全身不适(从精神萎靡变化至高热)后数天或数月时,也应对其予以关注并开展进一步研究。当反复出现不明病因的器官受累症状时,这些症状甚至可能是开始诊断程序步骤(包括必要的鉴别诊断步骤)的仅有体征。尤其是应排除发热和跛行组合以及受影响器官系统的免疫介导性、肿瘤性、退化性诱因。

    仅当出现推测的临床体征时,由血液学确定最终诊断。仅极高滴度证实临时诊断。兽医实践应了解实验室的血清学检测结果值的范围,并就其理由作出决定。仅当全细胞酶联免疫反应值极高时,可表明临床体征由疏螺旋体感染引起。如果可重复进行血清学检测,则可获得更多证实。纵向研究显示,由于春季和夏季的再感染,无症状感染中,滴度随季节不同而变化,最终进入中等高滴度的固定平台期。如果这种模式在春季突然发生血清学转换至中等高滴度,此为感染迹象,而非疾病。在许多品种中可见到这种感染形式,特别是猎犬,其似乎对发生症状性疾病具有抵抗力。值得注意的是,在第2、3和4年左右的血清学转换(再感染)后,一些犬出现了症状,发热和跛行,而在症状持续存在的情况下,滴度达到极高峰值后又再次逆转。在一次夏季期间见过该急性疾病,且其很可能为自限性(若不经抗生素治疗)。这种短暂形式的症状性疾病可能会出现在猎犬和梗类犬中。方框2C列出了抗体暂时增加的第三种模式的例子。该组有症状的犬出现发热和跛行间歇性发作、肾、肝和心脏受累以及可能也出现神经系统疾病。在这些犬中,在第一次发作期间以及第4年左右大部分时间中,滴度急剧升高并保持高水平。根据犬的品种和抗原载量,也许可以决定实施的治疗方案。关于组织中DNA研究以及极具特异性的免疫学检验显示,这种抗体模式(持续高滴度)表明不同品种存在不同的免疫学背景。在猎犬和杂交犬种中,发现高滴度出现很大的波动,表明螺旋体持续存在或反复出现再感染。但是,在大型品种山犬中,特别是伯恩山犬,高滴度更稳定,并处于更高的水平,其最有可能是自身免疫介导的清除感染的应答迹象。在这些犬中,其内部器官中未出现细菌DNA痕迹。在出现中等滴度时可继续进行鉴别诊断。另一方面,当发现极高滴度且抗生素治疗效应极轻微或为短暂性时,可进行第二次特异性试验以证实可能的疏螺旋体病诊断。免疫印迹分析可用为ELISA之后第二个步骤。

    导向39和41kDa蛋白以及60和66kDa蛋白(较少)的血清反应是发生感染的初始体征。这些抗体是暴露的唯一标志。常在疫苗接种后观察到抗31kDa OspA和34kDa OspB蛋白(两种为人所知的外膜表明蛋白)抗体。如果未接种疫苗,可能会在恢复期血清中发现免疫印迹的OspA带。在疾病急性阶段,抗p30和p28抗体在免疫印迹中显示为突出的条带。此外,在欧洲,抗伽氏疏螺旋体蛋白p58、p21(OspC)和p<19(人类中的重要诊断抗原)抗体可能也视为犬疾病标志。

    对抗VIsE(室内C6检测)的免疫应答在一开始视为会发展成临床疾病的活动性感染迹象。如上所述,当一开始出现应答时,极有可能发生活动性感染。但是,重抗生素治疗后该抗体持续存在时间延长使其不能作为持续存在的活动性感染的可靠性指标。同样的,在欧洲,当感染很可能延长时,并非总是发生应答。另一方面,当强应答存在时间延长时,必须继续治疗或重复治疗直至应答水平下降。最近,纽约康奈尔兽医学院发布了主要针对犬中感染最初数月作出应答的OspC和数月后作出应答的OspF的多次检测结果。也对OspA进行了检测,以检测接种疫苗犬的血清中是否出现应答(应该会检出)。

    4.3分子生物学诊断

    通过培养分离螺旋体是一个极其繁琐且产出低的方法。螺旋体DNA的检测获益较多,但该程序具有侵袭性,且在自然情况下也不是非常成功。如果选择该方法,则皮肤或滑膜是待采样的组织选择。

    5. 治疗和预防

    5.1治疗

    治疗的最佳效应出现在第一次疾病发作中滴度升高时针对疾病的初始体征的治疗中。螺旋体载量在抗生素治疗后大幅下降,全细胞酶联免疫反应滴度逆转,从而提示该效应。

    多西环素(10mg/kg,2dd,口服)为一种选择药物(也可治疗合并感染无形体和埃立克体)。阿莫西林(20mg/kg,3dd,口服)在极年幼动物中是较佳选择。这两种药均应在扩展期(30天)给药,因为螺旋体可能会“隐藏”在纤维组织中。长期存在的神经系统类、关节炎类、心脏病类的莱姆病经青霉素G(20.000单位/kg,3dd,)或头孢曲松(20mg/kg,2dd)静脉给药治疗。在实验性莱姆病中,治疗后出现持续存在细菌的犬百分比较低。这些结果未再现,进一步使用多西环素的实验显示,如果血液水平足够高,治疗会完全根除螺旋体。

    C6抗体水平(见上文)用于测定螺旋体的根除情况。治疗后一年内,C6水平下降至治疗前水平的20%。如果C6检测为非定量,则需要多花一年时间来得到完全阴性的结果。

    5.2疫苗接种

    全细胞美国株(B31)菌苗和单一蛋白重组OspA广泛用于美国东北部。3周后以及每年疫苗接种后给予加强免疫。在未接种疫苗的犬中,疏螺旋体病的发生率为4.7%,在接种疫苗的犬中为1%。

    接种疫苗的犬抗体应答限于通过补体依赖性活性杀灭蜱肠道中的螺旋体从而发挥其对抗再感染保护作用的抗OspA和OspB抗体。仅检测出对抗同源株的保护作用。接种疫苗保持保护作用需要超过一年一次的接种频率的重组OspA具有可引出更高剂量的优点。经声波处理的菌株混合体可能在不同菌株和菌属形成激发区域具有足够的保护作用。捷克共和国研发了此类疫苗。最近一种保护犬类的抗OspC新型疫苗获得了专利。

    5.3预防

    预防蜱虫感染是控制此病的最佳方案,因为一般而言,疾病与高感染量和反复性再感染相关,降低蜱虫的感染率就会降低莱姆病的发生。此外,在两天内螺旋体还未全部到达蜱的唾液腺时将蜱清除也会降低莱姆病的感染率。近年来有效杀蜱虫药物的应用(如尼可信,勃林格)已减少了蜱感染和犬疏螺旋体病的发生率。

    参考文献略

    (摘自《V宠物医师》2017.12.06期)